鸿蒙系统面世 华为:并非做另一个安卓_网赚小游戏

2019-08-10 08:2218:37:17 发表评论

周末在家赚钱的十种方法作为一个爱音乐的人儿,周末在家时,难免会想一边蹦迪,一边唱歌。

不过,我却不能吵到邻居,否则就会遭到投诉。

这不是有点奇怪吗?房子明明是我的私人领域,被应该我想干嘛就干嘛,为啥还要考虑别人呢?

这就要说到——外部性externality了,即一个人的行为对其他人的影响。

如果影响是有利的,就称为正外部性(也称外部经济),反之,便是正外部性(也称外部不经济)。外部性就比较好玩了,因为它可以改变激励,以使人们考虑自己行为的外在效应,就像你不能在家随意放大音乐蹦迪一样。

经济学家哈丁曾提出警告,如果个人不把他们的行为对他人的损害考虑在内,将会带来潜在的灾难。 电影《低俗小说》里的蹦迪现场

而且不仅仅是个人,对于公司,公共设施也是如此。1、个人自由是有限制条件的

比如抽烟便具有负外部性,因为成本不是抽烟者一个人承担的,我们其他人也收到了二手烟的危害。

个人教育便具有正外部性,你一个上了大学研究生,不仅使你一个人受益,同时,你的家人朋友社会国家都受益了。

所以,我们说,一人做事一人当的制度最有效率。很多人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具有外部性,所以,才会如此肆无忌惮,给别人造成麻烦。2、公司的社会责任越来越大

如今,我们为何越来越要求公司要承担社会责任?就是因为公司具有很强的外部性。

比如工厂的污染便具有负面外部性,公司做好了便具有很好的正外部性,不仅时公司自己受益,工人以及工人的家人,甚至整个地区,社会国家都会享受公司带来的好处。3、公地悲剧,我们共同的杯具

假如校门口有一颗野生苹果树,也就是没有主人,那么,你可以摘,我也可以摘。

这时,你摘了我就没有了,我得提前一天摘;你摘的是红苹果,我提前一天摘小一点的红苹果;他再提前一天摘,再小一点的绿苹果;再早下去,那就变成没有苹果。

红苹果变小红苹果,再变小绿苹果,再变没苹果,这就叫公地的悲剧。

那怎么办呢?这时,两种主张便应运而生—— 假如一块牧场向所有人开放,每个人都可以在这块牧场上放养牛羊,结果会如何?

一个是庇古Pigou,他认为,应该通过政府税收与补贴的方式让公司承担自己的责任和利益。

也被称为庇古税和补贴(Pigovian taxes and subsidies),对有负外部性的公司进行收税,这会提高公司的成本,从而达到降低产量、提高社会福利的目的。对于有正外部性的厂商进行补贴,例如修路厂商,政府补贴降低了其成本,厂商将会扩大生产,从而达到提高产量、提高社会福利的目的。

另一个便是我们熟悉的科斯先生,也是由科斯定理引申出来的。

科斯充分考虑了市场的运行机制,他认为,收府所要做的只有一个——产权界定。由于交易成本永远大于零,政府对于产权的界定就会极大地影响社会福利。剩下的交给市场就可以了,市场会自主决定。

在这种理论的影响下,美国和一些国家先后实现了污染物排放权或排放指标的交易。

两句话总结——

外部性通常是政府采取干预行为的正当理由,即鼓励正外部性的生产,禁止或遏止负外部性的生产。

科斯定理认为,当外部性存在时,如果牵涉的双方能以零成本进行谈判,则资源的扭曲配置就不会发生。在某些情况下,如大片地区被污染,组织谈判的交易成本非常高,政府的干预就是合适的。政府干预的成本很高,却未必会比自由的市场经济更好地解决问题。

  原标题:鸿蒙系统面世华为:并非做另一个安卓

  在经过多次曝光后,华为的鸿蒙系统终于走到前台。8月9日,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在2019华为开发者大会上正式推出鸿蒙OS,宣告华为自研操作系统的全面落地。余承东表示,基于与谷歌的合作伙伴关系,华为暂时不会将鸿蒙系统应用在智能手机业务上。不过,“如果安卓无法用于华为的手机,可以随时使用鸿蒙系统”。

  余承东表示,原本鸿蒙系统将于明年春天推出,但贸易战和美国政府制裁加快了鸿蒙系统的推出。他强调,华为不是要做另一个安卓,鸿蒙是要做下一代的操作系统。这也就是5G条件下万物互联的新场景。

  随着5G网络部署,不同的终端实现互联互通,需要进一步提升操作系统的跨平台能力。因此,鸿蒙的推出不仅仅是为了防御安卓系统的停用,而是华为对即将到来的物联网时代做准备。

  为何推出?

  并非定位手机,争夺物联网时代高点

  华为此时力推鸿蒙系统的直接原因是美国政府的禁令。今年5月16日,美国政府宣布计划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包括谷歌在内的美国供应商将暂停与华为的部分业务往来,其最直接的影响是华为新手机产品或将无法继续搭载安卓系统,这让华为手机在海外市场的销量一度出现大幅下跌。

  但从更高的战略角度看,鸿蒙系统的推出是华为争夺物联网时代高点的一步棋。余承东在大会上表示,安卓/Linux内核代码庞大冗余,难以保证不同终端体验流畅,再加上多终端互联对设备安全提出更高的要求,需要一个强大的操作系统将硬件和软件进行整合。“虽然各大厂商致力于发展新操作系统,但仍面临困难与瓶颈,而且跨终端体验难以保障,我们需要降低开发难度。”

  华为推出的鸿蒙系统正是要解决物联网时代多终端开发难题。余承东介绍,鸿蒙系统拥有分布式OS架构、确定时延引擎和高性能IPC技术等新特性,可以让鸿蒙OS实现一端开发、多端部署。

  此前华为创始人兼董事长任正非在接受外媒采访时曾提到,鸿蒙的产生,本身并不是为了手机用,而是为了物联网。“比如自动驾驶、工业自动化,因为它能够精确控制时延在五毫秒以下,甚至达到毫秒级到亚毫秒级。”

  但值得注意的是,由于鸿蒙系统刚刚发布,应用生态尚未完善,目前鸿蒙系统的架构仍保留linux内核和安卓,未来会将所有内核更换为鸿蒙微内核。

  事实上,谷歌也发布了基于新内核的操作系统Fuchsia,这一系统同样瞄准物联网应用,谷歌系统通过Fuchsia实现智能家庭设备、可穿戴设备甚至是VR等硬件的互联。

  应用在哪?

  鸿蒙推出第二天,首秀荣耀智慧屏

  鸿蒙系统在此次开发者大会上首次推出,但最先落地的产品并不是华为的智能手机,而是荣耀的智慧屏。这一新品将于开发者大会第二天,也就是8月10日正式推出。此前荣耀总裁赵明透露,他和余承东从2015年就在公司内部积极推动智慧屏项目,直至2017年公司才明确,智慧屏的定位是不做传统电视,而是为电视产业带来增值。

  余承东表示,目前华为尚未在手机上使用鸿蒙主要是考虑谷歌的合作伙伴关系,但如果安卓系统无法使用,华为会随时启用鸿蒙。“如果要从安卓系统转换为鸿蒙系统,工作量非常小,非常快。”

  余承东演讲的PPT上显示,鸿蒙系统研发始于2017年,2019年鸿蒙OS1.0版本将先落地于智慧屏,2020年鸿蒙OS2.0将应用于创新国产PC、手表/手环和车机,2021年鸿蒙OS3.0将用于音箱和耳机,2022年有望应用于VR设备上。

  有参与此次大会的开发者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华为目前在国内市场的智能手机出货量已经领先于苹果和小米,如果全部的智能手机启用鸿蒙系统,这将是庞大的应用市场,但鸿蒙短期内不会落地智能手机,这对开发者的吸引力并不大。

  如何破局?

  发达国家先入为主生态系统建设系难点

  众所周知,安卓和苹果系统的强大在于其应用生态的建设,大量的开发者通过这两大手机操作系统生态获得了不菲的收入。去年苹果CEO库克在苹果全球开发者大会上披露,自App Store推出至今近10年间,开发者累计获得超过1000亿美元的收入分成。因此,华为必须设法吸引开发者加入鸿蒙的生态系统里。

  8月9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国产操作系统最大的难点在于生态系统建设,不过,他对于鸿蒙系统的前景“有很大期望”。

  倪光南院士表示,在操作系统方面,不一定是我们技术比人家差,而是在生态系统的建设上更加难一些。因为发达国家先入为主,已经在市场中建立了完备的一个生态系统,而新的生态系统必须通过市场的良性循环才能建立起来,这是很不容易的。

  倪光南院士认为,中国有个有利条件,就是市场很大。他表示,希望我国自主研发的操作系统,能够在中国庞大市场的支持下,更快地建立起自己的生态系统。作为国产操作系统的重要倡导者之一,倪光南院士强调,包括操作系统在内的核心技术,中国是肯定需要掌握的。关键核心技术还是要立足于自主创新,要自主可控。国家层面对此大力支持,很多企业在这方面也做得比较成功,华为就是一个典型。

  在开发者大会上,华为宣布鸿蒙OS将向全球开发者开源,并推动成立开源基金会,建立开源社区。华为消费者业务软件总裁王成录表示,方舟编译器已经开源,目前已和优酷、新浪、百度、淘宝等40+Top应用开展合作。

  余承东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华为会将更多的提成收入让给开发者,“耀星计划”也会继续支持开发者的工作。华为方面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7月,已有超二百余款应用通过“耀星计划”认证并获得相应的激励资源,“耀星计划”多种形式的激励资源已累计为获选产品带来超千亿次曝光和超百万次有效安装。

  华为消费者业务云服务总裁张平安宣布,“耀星计划”的总金额将达到10亿美元,目前华为的全球注册开发者为91万,华为应用市场的月活达到3.7亿。

  华为手机出货量今年将达2.4亿

  余承东在主题演讲中披露,过去8年华为消费者业务实现68倍的增长,今年上半年智能手机出货量达到1.18亿台,同比增长24%。余承东引用第三方机构数据称,今年上半年华为在中国市场份额为35%;在全球市场上,华为在今年第二季度已经上升至17.6%,仅次于三星的22.7%。

  受禁令和贸易战影响,华为手机在海外的销量曾一度大跌40%,不过,近期已有所回升。余承东称华为的海外收入已经恢复到禁令前的80%以上,部分国家和地区已有90%。他在接受会后采访时表示,如果今年没有制裁和贸易战,华为有机会成为全球第一大手机厂商,目前预计今年全年的智能手机发货量将达到2.4亿台,这意味着下半年华为的目标是1.22亿台。

  消费者业务已经是华为最重要的收入支柱。根据早前发布的半年报,华为上半年实现营收4013亿元,同比增长23.2%,其中消费者业务收入为2208亿元,占全公司营收比例达55%。

  对于5G手机的进展,余承东表示国内的5G网络建设需要时间,但终端层面荣耀和华为的旗舰手机都会支持5G。明年开始所有智能手机都会转入5G时代,包括2000元、3000元区间的手机。

  此外,对于近日有媒体报道称,美资代工厂伟创力私自扣押华为数亿元人民币的物料和设备,余承东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伟创力扣押华为的生产材料和设备会有一定影响,但对生产的影响是可控的,“我觉得合作伙伴不应该这么做,但我们正在通过其他方式来弥补这种损失。”

  新京报记者 陆一夫 见习记者 许诺

  声明:新浪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