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手工在家兼职_钾肥之王*ST盐湖面临破产重整? 回应:等待法院裁定

2019-08-19 10:4218:37:17 发表评论

上海手工在家兼职  “钾肥之王”面临破产重整?*ST盐湖独家回应:等待法院裁定,并将通过钾肥增产改善业绩

上海手工在家兼职  曾经的“钾肥之王”,2018年销售收入接近180亿元人民币的*ST盐湖,被一笔不足500万元的欠款拖到了破产重整的边缘。

  摄影:本报记者何昱璞

  8月16日晚间,*ST盐湖一纸公告震惊市场,公司债权人格尔木泰山实业有限公司以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西宁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公司进行重整。

  目前债权人对*ST盐湖申请破产重整能否被法院受理,公司是否进入重整程序尚具有重大不确定性。

  但在这一公告下,公司资金链的紧绷程度一览无余,引发投资人的强烈关注。

  *ST盐湖董事会秘书李舜独家对中国证券报记者(ID:xhszzb)表示,对于债权人提出的公司破产重整申请,公司目前还在等待法院的裁定,如果可以进入重整程序,将由管理人出具重整计划。

  李舜同时表示,公司目前化工项目压力很大,主要是化工项目原材料价格上涨和产能一直未达标带来的影响,化工项目目前持续亏损。今年以来钾肥价格走势较好,公司下半年将通过钾肥增产来改善上市公司的业绩情况。

  距*ST盐湖保壳最后期限仅不足半年,*ST盐湖能否转危为安?

  曾连续盈利20年

  公告显示,发生破产重整申请的“导火索”是*ST盐湖与泰山实业一笔不足500万的欠款。与之相对的是,*ST盐湖2018年销售收入接近180亿元人民币。

  “巨无霸”被一笔不足500万的欠款难倒,公司目前面临的困难局面可见一斑。

  “这么好的公司,这两年业绩连续的巨亏,竟然走到了退市边缘。”一位长期跟踪*ST盐湖资深投资人士对记者表示了他的痛心之情。“独一无二的核心资源优势,巨大刚性的国内产品需求,如此好的基本面,在国内的上市公司里并不多见。”该人士表示。

  盐湖股份的历史最早可追溯至始建于上世纪50年代的青海钾肥厂,这是新中国第一家钾肥生产企业,堪称“共和国钾肥长子”。

  能够扛起长子的重担,得益于公司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盐湖股份的钾肥生产主要依托察尔汗盐湖的钾盐资源,其中氯化钾探明储量达5.4亿吨,占全国已探明资源储量的50%以上。

  公司董事长王兴富在去年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ID:xhszzb)专访时表示,建厂至今,盐湖股份累计生产钾肥超过4000万吨,带动我国钾肥自给率从过去不足20%提升到了60%,也成为我国每年进口钾肥大合同守住“价格洼地”的坚实后盾。公司钾肥业务被称为我国支农肥的“压舱石”当之无愧。

  察尔汗盐湖水采船作业

  摄影:本报记者何昱璞

  钾肥生产线照片

  摄影:本报记者何昱璞

  公司于1997年8月登陆深交所主板市场,上市以来凭借主要产品钾肥连续20年保持业绩增长态势。资源禀赋和战略地位兼具,盐湖股份上市以来一直是资本市场关注的超级明星白马股。

  销售毛利率多年维持在40%以上,最高曾触及77%,公司ROE一度接近50%。社保基金、QFII、基金都是公司十大流通股名单上的常客。

  但查阅*ST盐湖上市以来利润率数据,可见公司近年来利润率大幅下降。

  来源:Wind根据历年公司财报数据生成

  *ST盐湖近年来确立了“走出钾、抓住镁、发展锂、整合碱、优化氯”的战略布局,打造生态“镁锂钾园”(美丽家园谐音)。前述这些产业项目完全投产运营后,公司将形成“与光伏光热风电新能源融合发展、与天然气、煤炭碳一化工耦合发展”的经典循环经济模式。

  循环经济产业项目整体示意图

  摄影:本报记者何昱璞

  其中的盐湖提锂业务已经成为公司近年来的一个亮点。公司持股24.48%的子公司蓝科锂业在引进国外先进锂吸附剂的基础上,解决了高镁锂比卤水提锂的世界性难题。

  记者曾经调研过公司的盐湖提锂设备,巨大的提锂过滤罐体中装有锂吸附剂,卤水中的锂通过附交换法得以提取并通过一系列化学反应最终制成工业级碳酸锂。吸附交换法的最大优点是从经济和环保上都有很大的优越性,且工艺简单、回收率高、选择性好。

  蓝科锂业人士透露,公司盐湖提锂综合成本低,与矿山提锂相比,成本优势非常突出。

  两大业绩“黑洞”持续拖累

  尽管钾肥和碳酸锂业务成绩骄人,难以掩盖公司的化工项目以及金属镁一体化项目对业绩的侵蚀。

  细看察尔汗盐湖的资源特性,发展化工项目和金属镁一体化项目有一定的合理性。察尔汗盐湖属于高镁锂比盐湖,数据显示,察尔汗盐湖具备40亿吨氯化镁、1204万吨氯化锂的核心储量,镁锂比超过300,提锂同时会产生大量镁资源。

  我国铝土矿大量依赖进口,从战略性金属原料供给安全的角度来看,我国亟需拓展一种性能与之接近的金属作为铝的补充。镁在金属特性上与铝接近,被公认为是未来金属,在汽车轻量化、电子信息设备以及航空航天方面应用非常广泛。

  “从盐湖资源综合利用和国家战略资源安全的的角度来看,公司发展金属镁业务有必要性和便利性。”王兴富曾对记者详细讲述公司发展金属镁业务的逻辑。

  公司镁锭生产车间

  摄影:本报记者何昱璞

  但由于种种原因,前述两项目迟迟无法满产,导致财务费用和资产减值计提急剧侵蚀公司利润。2017年公司亏损41.59亿元,2018年亏损34.47亿元,并由于连续两年亏损被“披星戴帽”。

  2018年,公司曾在其2018年公司董事会报告中给出了债转股和债务重组的解决思路,但公司至今仍未给出具体的方案。

  2019年8月13日,在回复深交所互动易平台上投资者的相关问询时,*ST盐湖表示,公司的债转股和债务重组工作仍尚在推进中。

  据消息人士透露,项目规模大加之运营难度较大,金融机构态度一直很谨慎,债转股事宜目前未有实质性进展。

  公司2019年一季报显示,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为74.83%,其流动资产和流动负债分别为114.19亿元和316.64亿元。

  时间所剩不多

  *ST盐湖此前曾表示,其在2019年实现扭亏的措施包括剥离非主业资产,提升钾肥、锂业的产量和质量,加速实现镁业的达产达标等。

  为了减亏,2019年初公司便开始在青海省产权交易市场多次挂牌出售公司拥有的车辆。从5月份开始,*ST盐湖频繁挂牌出售子公司旗下拥有的诸多房产项目。7月26日,盐湖新域还将位于湟中县的一宗工业用地和西宁市的一宗仓储用地挂牌转让,挂牌底价分别为3.5亿元和3亿元。

  在努力之后,公司相比上年同期减亏,但目前的经营困境仍未得到根本性扭转。公司表示,2019年1-6月,公司氯化钾产品销量及售价较去年同期都有所增加。但由于公司综合利用一、二期项目、盐湖海纳PVC一体化项目、金属镁一体化项目拖累,公司半年度业绩仍处于亏损状态,预计上半年亏损额为4.2亿元-5.5亿元。

  接近公司的人士指出,对于公司来说,走上重整之路也是最后的出路和希望,重整也能更好地使企业甩掉包袱,轻装上阵。

  *ST盐湖表示,重整程序以挽救债务人企业,保留债务人法人主体资格和恢复持续盈利能力为目标。如果法院正式受理对公司的重整申请,公司将依法配合法院及管理人开展相关重整工作,并依法履行债务人的法定义务。如果公司顺利实施重整并执行完毕重整计划,将有利于优化公司资产负债结构,提升公司的持续经营及盈利能力。若重整失败、公司宣告破产,公司股票将面临被终止上市的风险。

  留给*ST盐湖的时间不多了。

责任编辑:陈志杰